斯德哥爾摩




我有一點被嗆得感覺,但又覺得好哇反正我就是人生窮得只剩下愛情的女人,我的一切作為行事都是為了愛情在動那又怎麼了那也是不可多得的才能啊(甲賽)
我覺得我這輩子都學不會寬容,對自己寬容。對所有被稱之為我的存在寬容。
對我以外的人我都蠻寬容的XDD

雖然我個人來說也是很不以為意,畢竟幸福的方式一百種人就有一百種
妳覺得我很不幸可是我覺得我很幸福,那到底我是不幸還是幸福?

話說回來了,這就讓我想到有一陣子思考這問題的時候,我想到如果按照這個邏輯,是不是我們都不應該用自以為拯救的態度去面對每個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人,而我甚至不願意稱呼他們為患者。
當然我在思考的當下就想到一堆反證,諸如這不是真正的幸福,總有一天會死掉,那是大腦生病了、、、、、
之類的

但。

就算是錯覺,難道那就不是真的愛嗎,就不是依戀就不是感情嗎?
我到底幸不幸福,那是作為「外人」的群體(你們)可以置喙的嗎?

唉、、、、深深有感自己如果處在一個普遍學齡偏低或是智商偏低的場合,我也會自動把智商減少一個零去因應這個環境,以至於回頭過來把那個零加回來的時候會覺得自己真他媽就是個智障。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