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袋搬家


我的河道上出現了這張圖

繼續閲讀»

題目:心情攝入 - 部落格分类:其他話題

夢。想





成功的道路並不壅擠,因為能夠堅持的人並不多。
可是要怎麼樣才能想起來自己的夢想,在你已經是俗世的大人的時候。

我會有點羨慕,知道自己真的在做甚麼的人。
因為我曾經的夢想是大學畢業就可以死了,才在之後的人生深深覺得我這個人活著真的好浪費。
想知道自己可以做甚麼能夠怎麼做的同時,那個過去的我大概也已經死了吧。
只是現在我想活。


題目:有那麼一回事 - 部落格分类:日記心得

孩子。



我在噗浪上看見這樣的一張圖。



轉貼的人說他膝蓋中了一箭。
而我只覺得我頭很痛。

繼續閲讀»

題目:心情攝入 - 部落格分类:其他話題

死生‧

最近又爬回去看了反逆的魯魯修,然後又爬了不少同人文。
都是世界的錯,到都是我的錯之間的心情轉化,我真是想都不敢想。
怎麼樣才能夠用對自己扣板機的覺悟去殺死世界。

必須說其實我蠻看不慣那些打著【希望魯魯修能過得幸福】的旗幟而扭曲ZeroRequiem(零之鎮魂)這個行為本意的文章,意圖讓魯魯修能夠在這次事件之後仍能存活的想法。
我很喜歡魯魯修,我當然也不喜歡也不希望他真的就這樣掛了,我絕對相信還有更好的做法,畢竟那個人這麼聰明。

正如同我認為在怎麼樣心痛,之於修‧坎特‧葛羅西亞而言,艾斯‧奇瓦拉是必須死的一樣,我同樣認為魯魯修‧Vi‧布里坦尼亞沒有在ZERO REQUIEM之後仍有存活的理由。
就算說真的很喜歡他,但我可以自豪的挺著胸膛,對著所有的車伕派坦言:自此他的死才真正成全了這一切的謊言,成全了他愛著這一個使他悲傷且怨恨的世界溫柔起來的明天。

官方雜誌是以【兩個少年以互相施以對方最大的懲罰從而原諒對方】這樣的說法在闡述朱雀跟魯魯修兩個人。
(至於傳說官方貌似是車夫派,我會當作沒看到不去多想此事(←根本只是逃避現實)

繼續閲讀»

其名AT立場(O)

「…你剛剛說了這麼一堆,腦不等於心,而心臟又不是心,意識和潛意識也並非心,乘載心的容器是人又不是人,那麼心在哪裡?」
「所以人沒有心。沒有心的實體。沒有心的存在。」
「卻有…心的意義……」
「與神鬼妖魔一樣,不存在、也沒有實體,但卻有其意義。」
「…所以,心即神鬼妖魔。」


以心的命題而言的話,心的定義是人類給予的,也就是心存在於人類身上,但又不存在,如同神鬼妖魔等靈體,既是人、又不是人。
故心即人、又非人。

於是她說。


以上是我的孩子在噗浪上發過的言論,而這致使我們展開了一場激烈(?)的討論。
整理如下。

繼續閲讀»

題目:有那麼一回事 - 部落格分类:日記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