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真


TAG:我愛妳 思慮的殭屍、浮光掠影


  你為你的客人端上一杯香醇的黑咖啡,端著杯緣的手閃著一輪銀耀;熟悉的笑臉一閃而逝,你疑惑看著手裡的戒指,莫名的失去思考能力,恍惚訪如夢境。
  店裡的門鈴雜沓的響起,你看見幼小的孩子吃力的想推開對他來說過於沉重的大門;你本欲幫忙,孩子卻再透過玻璃一見你的瞬間露出無比欣喜美好的笑容,奮力的推開門撲在你的懷裡。
  抬起臉面對著你的孩子有一雙極竟美麗的雙眼,那是世上一切美妙的事物融入其中的耀眼光芒,他的口型朝你喊了什麼,你聽不清。

  你甚麼情緒都感覺不到,但你知道你全身的熱度正朝著曾經凍結一時的器官湧進,熱燙的灼傷眼眶。
  門鈴再次響起,女性踩著平底包鞋朝你走近,款款的蹲下注視著你,那樣的視線甚至令你清晰的感受到愛,如此雋朗明亮。
  懷裡的孩子睜那一雙美好的雙眼笑瞇著扭轉身體,向女性索抱。在你意識之前你已經將懷裡的孩子交在女性手中,身體彷彿具有自主意識的抱緊女性以及懷裡的孩子。
  女性抱著孩子撫著肚皮摟著你,孩子咯咯笑著的響聲在一片暈白裡格外響耳。

  而你遏止自己眼眶裡洶湧的情緒已經費盡一切力氣。

繼續閲讀»

離紅


不管你願不願意,我是非走不可了。

一片夏紅的喧囂中,風裡的聲音順著毛細作用滲進青年的心臟。
它是認真的,他知道。因為那對注視閃耀的光華是他前所未見的堅定。
即便是被撕扯分開的這個當下,他仍然覺得對方的殘酷和溫柔美的不可方物。

我喜歡你。
我知道。

他說他說他說,知道了又怎麼樣呢?
舌尖上的疑問滾了又滾最後還是回到喉結困窘的蜇伏其中。
他喜歡它它卻「不能夠」喜歡他,知道已經是它能力所及可以為他做的最大退讓。


夏紅是這個國度分離的季節,他在鳳凰木下怔愣的以視線雋刻它的音容笑貌。
它不是不懂他們撕扯分開最痛的會是自己,它珍惜他為此必須離開他,千刀萬剮不足惜。
它想保全它不能喜歡卻在乎的無以復加的他,它非走不可。
這一別大概是再也沒有機會再見了,它有這樣的覺悟。

而後它最後的呼息被連根拔起,閃逝而過的嘆息埋沒在風裡。

繼續閲讀»

題目: 極短篇創作;類文學。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字鬼/眠れる】

眠れる
 
 
睡眠不過就是眼瞼的睜開與閉合。
妳卻在一片漆黑的背後看見與真實生活全然不同的現實人生。
 
眼前的面容是妳再熟悉不過的友人,妳知道。
而身處這個現實,此刻妳也無比清晰的明白「現在的」這個人並非是妳的友人;並不單是因為他正疾言厲色的責罵妳的不是。
那是妳「這個現實」的父親,妳知道。
 
身為「友人」的他,與身為「父親」的他,這兩項認知並不牴觸。
妳清楚,妳明白。
 
這是另一場夢。

繼續閲讀»

小習慣

他們有說有笑地合力做了一整桌的菜。
擺放餐盤時他滿意的看著那整桌彼此喜歡的菜餚,笑得非常得意。

回過頭正待盛飯的時候卻見對方已然裝好兩碗圓鼓鼓的白飯。
而他正伸著飯匙對他微笑。
沉默半晌後他不發一語的張口一咬,就著他手上拿著的方式將飯匙上殘餘的飯粒舔食乾淨。

他沉默給他一拐,而他拿著已然乾淨的飯匙向右一跳,笑的異常頑皮。

繼續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