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德哥爾摩




我有一點被嗆得感覺,但又覺得好哇反正我就是人生窮得只剩下愛情的女人,我的一切作為行事都是為了愛情在動那又怎麼了那也是不可多得的才能啊(甲賽)
我覺得我這輩子都學不會寬容,對自己寬容。對所有被稱之為我的存在寬容。
對我以外的人我都蠻寬容的XDD

雖然我個人來說也是很不以為意,畢竟幸福的方式一百種人就有一百種
妳覺得我很不幸可是我覺得我很幸福,那到底我是不幸還是幸福?

話說回來了,這就讓我想到有一陣子思考這問題的時候,我想到如果按照這個邏輯,是不是我們都不應該用自以為拯救的態度去面對每個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人,而我甚至不願意稱呼他們為患者。
當然我在思考的當下就想到一堆反證,諸如這不是真正的幸福,總有一天會死掉,那是大腦生病了、、、、、
之類的

但。

就算是錯覺,難道那就不是真的愛嗎,就不是依戀就不是感情嗎?
我到底幸不幸福,那是作為「外人」的群體(你們)可以置喙的嗎?

唉、、、、深深有感自己如果處在一個普遍學齡偏低或是智商偏低的場合,我也會自動把智商減少一個零去因應這個環境,以至於回頭過來把那個零加回來的時候會覺得自己真他媽就是個智障。

文字工作

字母的發明使學習者的心智產生遺忘,因為他們已經不再需要用到記憶了,他們交給外在的書寫文字而不再用記憶來記。——蘇格拉底。
我只想說,一句話。
 
文字如斯,那,電腦呢?

繼續閲讀»

靜靜聽你說

把過去的自己說過的話默寫一百次。
【不用期待你的話中有話能不能得到別人的覺察。】
還有【不必去恨,但直至喝下那晚孟婆湯之前,也不需要刻意原諒。】

該是要放下的時候,自然就會放下了,刻意去原諒只是一種虛榮的自我感覺良好而已,我想。
畢竟放下兩字亦有其重。

題目:自說自話 - 部落格分类:日記心得

析意

因為知道自己也有錯,本來就沒有資格要求世界對妳溫柔一點,但我還是覺得很委屈很委屈。

終於明白那句你永遠不需要解釋妳自己到底代表什麼意思了。
那不是真的不用說的意思,而是在妳去說之前,喜歡妳的人就會透過觀察瞭解妳這個人,而不喜歡妳的人永遠都看不見。只是有些事情妳不說真的鬼知道,別人懂個屁這點也同樣成立。
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了。

有些我就是不方便說的事情,你又何必要求我非得告訴你不可呢,而我的有意隱瞞還是被你當作是不誠實的一種表現了啊。可以做的到的話我早就做了,何必弄得自己如此難堪,只是在此同時我也明白理虧的是我,我實在沒有立場靠背這些。但這也不代表我有必要受這種氣啊。

題目:修羅之道 - 部落格分类:日記心得

被討厭的小確幸


我想我做了一件有點過份的事。雖然說懺悔或反悔都來不及了,因為我其實一直知道你很喜歡我,我不知怎麼樣才不會對不起你的喜歡。同時不會傷害你。
不想傷害你,才跟你這麼兢兢業業的劃分領地。
因為我更加的不想對不起你傷害我自己,不是因為對不起你會使我良心受到譴責。

對,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我自己。
那麼能不能拜託你不要喜歡我了,我不想背負你的心意,對我而言太過沉重,而且,我不需要。

對了,我大概是不想要被喜歡的吧。

由衷覺得呆在一個不被需要就不會被想起的生命的小角落,是一種不可多得的幸福。
不如說被太多人放在心上,我會覺得很可怕。
儘管我不需要為那些心意負責,但是被說事負心漢(???)總是不太好過。

繼續閲讀»